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学术队伍 >> 浏览正文
发挥腹腔镜优势 不让“微创”变“开腹”
作者:哈尔滨市第一医院 文章来源:哈尔滨市第一医院 更新时间:2018-9-7 18:26:10 点击数: 次

哈尔滨市第一医院援非医疗队员孙嘉阳:

援非满月 腹腔镜下为20余名胆囊病患解除痛苦

    作为第33批中国援助毛里塔尼亚医疗队员、哈尔滨市第一医院普外二科医生孙嘉阳背负着祖国的重托,医院及科室的嘱托,带着对父母及妻儿的不舍,踏上了荒芜又神秘的土地----伊斯兰共和国毛里塔尼亚(西非)。援非一个月后,孙嘉阳从遥远的非洲,通过微信汇报了援非的成果。

    初步印象

    启程前,孙嘉阳已经知道要去的地方是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,也从心理上做好了各种思想准备,但当飞机准备降落那一刹那,对于从未出过国门的孙嘉阳来说,立刻从兴奋变成落寞。他透过飞机窗映入眼帘的不是想象中的蓝天白云,而是漫天黄沙及望不到边际的戈壁,看不见一丝绿色及任何建筑,飞机跑道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,而所谓的飞机场,是沙漠中铺的一条水泥路。

    当孙嘉阳第一脚踏上这个国度,热浪卷着黄沙扑来,睁不开眼睛,满嘴黄沙,一种酸楚涌上心头,孙嘉阳感觉仿佛迫降在了战争片中一个隐蔽的军用机场。此时此刻,孙嘉阳开始重新认识这个国家,也让意识到接下来自己要面对的困难与挑战。

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机场周边环境)

    工作交接

    孙嘉阳和队友到首都努瓦克肖特驻地第二天,中国驻毛里塔尼亚大使馆举办了欢迎第33批中国援毛医疗队,暨欢送第32批医疗队招待会。

    当孙嘉阳步入大使馆那一刹那,他看见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随风飘扬,不由肃然起敬,顿时忘却了所有的艰辛,此刻真正感悟到“只有离开祖国,才会更加爱国”的真谛。孙嘉阳和队友正式接过了老队员的旗帜,继续履行祖国赋予的义务及使命。

    在这里,孙嘉阳见到了自己的同事——哈尔滨市第一医院眼科第32批援非医生李伟军,李医生向孙嘉阳讲诉他在这里的故事,尤其是在这里生活及工作的经验,使他受益匪浅。孙嘉阳说,那一刻他感觉特别有意义,这不仅仅是国家新老队员的交接,更体现了哈尔滨市第一医院援非情怀的延续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孙嘉阳在中国大使馆与国旗合影)


(孙嘉阳与孙嘉阳院第32批医疗队员眼科医生李伟军合影)

    印象非洲

    首都气温平均40度,故白天街上很少有人,太阳落山后人们才出来,他们对中国人非常友好,看见都主动说“你好”,他若知道你是中国医生,他会向你竖起大拇指,这令孙嘉阳十分欣慰,毕竟中国医疗援非50年得到了他们的认可。这个城市绝大多数都是二层小楼,三层以上的楼房都是政府办公楼,寥寥无几,而且都是中国援建的,这令孙嘉阳非常自豪。

    人们常说迪拜的出租车都是奔驰,那孙嘉阳告诉你这里的出租车也都是大奔,不过都是欧洲报废车,运到这里当出租车,基本上都没有倒车镜、车灯、车窗,后面冒着浓浓的黑烟,在孙嘉阳看来只要你能把车开动,不管车什么样都能上道。

    这个国家没有计划生育,而且不让做人工流产,故到处可见一个家庭四五个孩子,住在一个街边简易帐篷里,孩子没衣服,没鞋穿,看得孙嘉阳很辛酸,但他们的天真无邪打败了孙嘉阳,他们个个脸上洋溢着微笑,光着脚在沙石路上踢球,他暗自对自己说,这次来对地方了,这里是真的需要援助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这里生活不仅要躲避高温干旱,还要避免蚊虫叮咬,孙嘉阳刚到驻地,就被蚊子“热情招待”了,光左脚面就被叮了15个包,幸运的是他没出现发热寒战症状,算躲过“一劫”。因这里特殊的气候,孙嘉阳被咬的包一个月后,仍在他脚面留有痕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这五个孩子是一家的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这五个孩子的家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孙嘉阳的左脚被咬15个包,一个月后仍有瘢痕)

    开展工作

    经过短暂的休整,孙嘉阳等三名医护人员被分配到中毛友谊医院工作,这所医院是中国2009年援建的,因它位于首都贫民区,离市中心较远,故当地医生不愿来这上班,这所医院离孙嘉阳他们驻地十多公里,因道路都是坑洼不平的土路,在车上有种翻山越岭的感觉,每次开车到那都接近一小时。

    第一天报到,院长接见了孙嘉阳和队友。他告诉孙嘉阳:“这所医院是你们中国援建的,但是目前还没有中国医生来工作过。”这让孙嘉阳的责任感油然而生,自己是来到这所医院工作的第一批中国医生,他感到特别荣幸的同时,也倍感压力。因为自己这二年的表现,将直接影响这所医院对中国医疗队的评价。

    院长直接把孙嘉阳分配给了外科主任Moussa,他为人比较和善,但当他看孙嘉阳比较年轻时,还是表现出一些不信任。

    这所医院普外科医生比较少,包括主任在内一共三人。他们的独立手术能力都特别强,都是从欧洲留学回国,因为这里无论什么手术都是主刀配一个器械护士,无任何助手,这令孙嘉阳特别诧异,这在国内是无法想象的事情,这也限制了他们的一些操作,显得比国内粗糙和粗暴。

    此刻孙嘉阳不由感慨,国内的患者是多么的幸福,这里的患者想享受国内的待遇简直是奢求。但这里也有令孙嘉阳欣慰的地方,这里患者十分信任医生,没有任何医疗纠纷,医生地位特别高,医患关系特别和谐,国内想达到这样程度任重道远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中毛友谊医院正门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中毛友谊医院的手术室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孙嘉阳与外科主任合影)

    有一天,外科主任着急地问孙嘉阳会不会腹腔镜操作,孙嘉阳说:“会。”主任特别高兴,因为那天有一个年轻女性急腹症患者,经彩超检查证实为胆囊多发结石,需急诊手术治疗,但这里大多数人因信奉宗教,不愿接受开腹手术。虽然这里有腹腔镜设备,但无人能够配合完成手术,大多数患者都中途转为开腹手术,故腹腔镜很少使用。

    这次外科主任也是想试探孙嘉阳,能否配合完成腹腔镜手术。孙嘉阳第一次在国外手术,始终怀着忐忑的心,生怕出一点错,小心翼翼地完成了手术。当孙嘉阳把胆囊顺利地从腹腔拿出时,周围的器械护士向孙嘉阳竖起大拇指,并说:tres bien(非常好)! 主任也说了句:geniale(棒极了)!此刻孙嘉阳忐忑的心终于平静了,脸上开心的笑容,因为不仅是自己得到了非洲医生的认可,这也是对中国医疗队援非技术的认可,这是任何东西换不来的尊重。自从有孙嘉阳加入后,该院胆囊疾病的患者都是通过腹腔镜进行手术,再也没有中途转为“开大刀”的情况发生。援非一个月,他已经在腹腔镜下为20余名胆囊病患解除痛苦。


(孙嘉阳与外科主任共同完成腹腔镜胆囊切除术)


        (孙嘉阳与外科主任及麻醉师配合完成腹腔镜手术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胆囊切除后孙嘉阳与器械护士合影)

    目前,孙嘉阳已经在这里工作一个月余,在他的配合下腹腔镜胆囊切除术已在这里广泛开展。孙嘉阳说,能为当地的医疗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,自己感觉特别欣慰。

(江丽波 宁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