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廉政风险防控 >> 浏览正文
廉史镜鉴—公私一杆秤
作者:哈尔滨市第一医院 文章来源:哈尔滨市第一医院 更新时间:2019-2-19 8:26:35 点击数: 次

    古人云:“一心可以丧邦,一心可以兴邦,只在公私之间尔。”以为国为民的公心和理念处理公共事务,谨记公家的东西一分一厘都不能占有,公共的权力一丝一毫都不能私用,常用公私这杆秤称一称,常用公私这把尺量一量,让公心主宰自己的言行,让私心杂念无处藏身,方能坦荡做人、谨慎用权,永葆清正廉洁的本色。

    南宋周紫芝的《竹坡诗话》里面记载了这样一件事:李氏家族有一人做官极其廉洁,公私分明。一天,他正在烛光下办理公务之时,有人送来一封家书。他当即吹灭公家的蜡烛,点燃自家的蜡烛,展读信件。这则“官烛之下不展家书”的故事,令我心生感叹,夜不能寐。

    历史上著名的《官箴》开篇就说:“当官之法,唯有三事。曰清、曰慎、曰勤。知此三者,可以保禄位,可以远耻辱,可以得上之知,可以得下之援。”这“清、慎、勤”三字的为官之道,被后人称为“千古不可易”。清乾隆皇帝曾手书这三个字刻石宣示,训告百官。而在“清、慎、勤”这三字中,“清”又是摆在第一位的,足见清正廉洁、公私分明、不谋私利,对于为官者是何等的重要!有道是,公私一杆秤,称出清与浊;公私一把尺,量出廉与贪。泾渭分明,楚河汉界,人们往往以此来评判官员的好坏和优劣。

    在封建社会,许多官员奉行“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”的人生哲学,不仅对公财巧取豪夺、以公肥私,而且对私财也肆意侵占,窃为己有,诸如和珅之流,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。然而,也有一些官员守身如玉,以不贪为宝,留下清白好名声。 “一钱太守”刘宠,从百姓临别赠送的钱财中仅取一小铜币留作纪念;“二不尚书”范景文,在衙门堂鼓旁书“不受嘱、不受馈”,宣示清廉自守;“三汤道台”汤斌,三年为政,每日三餐以豆腐青菜汤做肴,从不奢华;“四知先生”杨震,以“天知、地知、你知、我知”拒礼,令送礼者望而却步;“五代清郎”袁聿修,为官五个朝代,连一升酒的馈赠都没有接受过,着实令人赞叹!这些一身正气、两袖清风的历史人物及他们的事迹,并没有因时代的久远而蒙上尘埃,相反,他们一直鲜活在我们民族的优秀文化中,成为后人学习和效仿的榜样。

    读《邓拓传》,看到一个与“官烛之下不展家书”如出一辙的故事:作为书法家的邓拓,外出常遇到有人向他求索墨宝。一天,四川日报一位领导请邓拓为他题写一件条幅。他答应了,但手头没有纸笔。随行人员告诉身边人民日报记者站的同志,请他们明天顺便带些纸笔来。邓拓听了立即制止道:“我个人送给同志们的字,怎能用公家的纸笔?”第二天,邓拓外出路过一家文具店时,自己掏钱买了纸笔和墨等。有人对此不大理解,说邓拓过于“较真”了。后来,他写了一首诗作答:“身居天府写文章,翰墨清新立意强。记者生涯当自励,一言一动慎思量。”在邓拓心中,他思量的是记者的职业道德,是党员领导干部的形象。所以,他对公私问题十分“较真”,毫不含糊。据秘书说,这是邓拓的一贯作风。

    横刀立马的彭大将军自我要求之严也是出了名的。有这样一个小故事:一次,警卫员给彭总泡了一杯茶。他端起来一看,发现茶叶不对,就问警卫员:“这茶叶哪里来的?”警卫员回答:“是管理科送来的。”彭德怀一听就火了:“你就是不动脑子嘛!管理科送来的茶叶,是招待客人的。我个人喝茶,怎么能用公家的茶叶呢?”警卫员笑着解释:“就这么点小事,算得了什么?”彭总一听,更加生气:“事情不大,可是个原则问题,这不是白占公家的便宜嘛!中国有句古话,叫做‘千里之堤,溃于蚁穴’,你懂得这句话的意思吗?”最后,彭德怀拿了一斤茶叶的钱,让警卫员给管理科送去。并明确要求工作人员把公家的茶和自己的茶分开来放,个人喝茶绝不能从公家的茶罐里拿。

    毛泽东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,他为中国革命牺牲了六位亲人,却几次拒绝为亲属安排工作,甚至连女儿上学也不准用公车接送。上世纪60年代,毛泽东的生活管理员打听到国外有种带嘴儿的烟,便委托外交部购买了两打,并想从招待费中报销这笔开支。毛泽东得知后严肃地说:“中国不缺我毛泽东一个人吃的花的,可是,我要是生活上不检点,随随便便吃了拿了,那些部长们、省长们、市长们、县长们都可以吃了拿了。那这个国家还怎么能治理呢?”

    一些纸笔、一罐茶叶、一打香烟,在今天看来是微不足道的,但在邓拓、彭德怀、毛泽东的眼中,却并非“小事”,而是关乎是否廉洁、能否树立好形象的大事。“公私之交,存亡之本也。”在我们共产党人的字典里,所有的作风问题,都与公私有联系,都与公款、公物、公权有联系。公私这杆秤,既能称出一个人的人品官德,又能称出人心向背。公生明,廉生威。领导干部公私分明,清正廉洁,本身就是无形的感召力。共产党因此而赢得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戴,许多优秀共产党员因此而赢得人民群众的敬仰。

    然而,现实生活中也确有一些党员干部或受封建遗毒的影响,或受金钱物质的诱惑,或有碍家人和朋友的情面,常常忘记了党员姓“公”的属性,混淆了公私的楚河汉界,一朝公权在手,拼命为自己、为家人、为铁哥们谋私利。花公家的钱,买自己的单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,把人民的财富当成了自己的钱仓,肆意挥霍,长此以往,滑向腐败的深渊是不足为奇的。《吕氏春秋》有云:“私视使目盲,私听使耳聋,私虑使心狂。”那些被揭露出来的腐败分子,不都是私欲作祟、贪得无厌而由量变到质变的吗?对他们,群众多有这样的评说:“私心太重,捞过度了。”由此可见,划清公私的界限,才能筑牢拒腐防变的基石;守住公私的底线,才能守住为官做人的底线。